漂流与停泊(3)

(三)


“哦,天哪,我再没经历过比这再荒诞不经的时刻了,我,伟大的时间与空间的逻辑顺序守护者,在走出我在各行星间被广为传颂的伙伴后,迎来的不是憧憬与崇拜的目光,听见的不是热烈与喜悦的欢呼,却是一个眉毛太稀没下巴,发丝凌乱鼻子塌的还穿着睡衣的老女人的讽刺——唉!痛心——唉,落泪——我——”这个黑发黑眼长得不像是外国人的年轻小伙子甫一落地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自吹自擂,可即使我因为他的奇妙出场方式而略有些相信他的话语,但我依旧毫不犹豫地打断他,并学着使用他那种腔调:“也许你为自己的身份自豪,也许你为自己的职责而骄傲,但请注意!你不是受主人欢迎而由红地毯进入的,你不是受主人喜爱而斟一壶茶接待的,你潜...

漂流与停泊 ——多支幻想曲 第一章 (2)

(二)


 一种断续朦胧的声音把我的睡梦撕裂了。

待我终于从刚刚醒来的头脑昏沉中缓过来时,那种声音还在飘飘忽忽地响着——它并不像其他搅人甜梦的声响般令人憎恶,而是柔柔的,带着一种生命的力量,那么动听,那么令人愉悦,清澈又空明,如同恰逢海上无云也无星的夜晚时消散在空中无处不在又无法触及的清朗月光——但当我抓起眼睛并戴好后,原本模糊的视线已变得清晰,这时我再也无法忽视那异样的金属光泽了。

那是个漂浮在浅空中的像一个被镂空了的巨大细长的金属海螺一样的现代艺术品,如银一般闪亮,如铝一般轻盈,如钢一般凝实,堪堪离开地面,因此让我不禁为我的木地板而忧心——毕竟缠绕成了这奇异又美丽的“海螺...

漂流与停泊 ——多支幻想曲(1)

当人们开始把目光更多地不是投向广袤浩阔的陆地而是辽远瀚博的天空时,当人们开始把幻想更多地不是注于触手可及的现实而是虚无缥缈的未来时,这个架构于幻想与希望上的故事便注定要由一个人写出,它是对未来的颂歌,也是对过去的感怀。但最终,它存在的最伟大的意义是触动人们的内心,让爱与希望,仁与勇敢注入每个读者的心间。


第一章

(一)

我在一个平白无奇,既不刮风也不下雨,既不打雷也不落雪的清晨醒来了。阳光并不明媚可也不能说暗淡,而我,就像这天气一般无聊又平庸,没有特别之处,不能让亲友争相称赞,却也不是他们热衷于作为谈资的败家子。我渴望改变,渴望让自己的生活能像戏剧中一般五彩缤纷,但我无能为力...

Eternal Snow

天鹅湖魔改后的产物,未完结,寒假已经完结了……

猎巫运动的时代背景,但有差错还望提出,架空

第一幕

第一节

教皇(Nicolas II):啊———(将权杖重重敲击地面)沐浴在上帝那灿烂的光辉中善良幸运的伊威亚特王国(the Kingdom of Iviate)的子民啊,告诉我,你们今天是要去为上帝做什么光荣的事啊!

农奴(Pierre)(从围观群众中挤出到教皇与他的侄子(子爵伊杜斯·维赫施坦恩)面前):是要去斩杀恶魔撒旦的使徒,报答每日赐我们衣食的上帝啊!

子爵(Iduse Versteinn):皮埃尔,你是多么的虔诚勇敢又无私——你不怕那些撒旦使徒残忍血腥的巫术,你...

金苹果(修改)

 @北天下雨 

第一幕:厄里斯的独白

布景:人类英雄帕琉斯与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婚礼

灯光:第四排

厄里斯:哦,尼克斯!我的母亲啊!这婚礼是多么地盛大!那供新娘与新娘入场的地毯像是要铺到埃塞俄比亚;从大马士革运来的正值花季的玫瑰遍地都是,正如河流边的野草;纯金制造的餐具灿灿生辉,使太阳也黯然失色——这正是奥林波斯众神的到来为它增添了光彩。这真是我所见的最宏大的筵席!而这些餐具中并没有我的一份!我要将不和带给这对愚蠢的夫妇,让他们意识到惹怒不和女神将会为他们的婚姻带来何等凄惨的下场!

就像这盛大的婚礼一般,我的复仇也要如此地金碧辉煌(跑着拿出金苹果)看那!这就是由伊娥的...

金苹果之争

注:此剧的演出地点是教室,若需使用此剧本,请私信。

第一幕:厄里斯的独白
布景:人类英雄帕琉斯与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婚礼
灯光:第四排
厄里斯:哦,尼克斯!我的母亲啊!这婚礼是多么地盛大!那供新娘与新娘入场的地毯像是要铺到埃塞俄比亚;从大马士革运来的正值花季的玫瑰遍地都是,正如河流边的野草;纯金制造的餐具灿灿生辉,使太阳也黯然失色——这正是奥林波斯众神的到来为它增添了光彩。这真是我所见的最宏大的筵席!而这些餐具中并没有我的一份!我要将不和带给这对愚蠢的夫妇,让他们意识到惹怒不和女神将会为他们的婚姻带来何等凄惨的下场!

音响:M01
就像这盛大的婚礼一般,我的复仇也要如此地金碧辉煌(跑着拿出金苹果)看那!这就是...

© S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