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子

金苹果之争

注:此剧的演出地点是教室,若需使用此剧本,请私信。

第一幕:厄里斯的独白
布景:人类英雄帕琉斯与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婚礼
灯光:第四排
厄里斯:哦,尼克斯!我的母亲啊!这婚礼是多么地盛大!那供新娘与新娘入场的地毯像是要铺到埃塞俄比亚;从大马士革运来的正值花季的玫瑰遍地都是,正如河流边的野草;纯金制造的餐具灿灿生辉,使太阳也黯然失色——这正是奥林波斯众神的到来为它增添了光彩。这真是我所见的最宏大的筵席!而这些餐具中并没有我的一份!我要将不和带给这对愚蠢的夫妇,让他们意识到惹怒不和女神将会为他们的婚姻带来何等凄惨的下场!

音响:M01
就像这盛大的婚礼一般,我的复仇也要如此地金碧辉煌(跑着拿出金苹果)看那!这就是由伊娥的后代尽力千辛万苦由天之柱边取来的金苹果,将要带给他们痛苦!(在苹果上写下“献给最美的女神”)

第二幕:进场歌
布景:人类英雄帕琉斯与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婚礼
灯光:第一排
忒提斯(歌队)(站在讲台前):多么欢欣,多么喜悦!我不用受那众神之王残暴的支配!(帕琉斯由前窗进)/感谢我的父母,他们为我带来了预言的本领,而正是这本领,是宙斯不敢染指我,而将我许给人类英雄。(赫斯缇雅由后窗起,沿窗而进;得墨忒耳由后门起,沿窗而进)/是的,拯救我的,正是我的本领和宙斯的对权力的贪欲!(三女神由正后方进)/而我做出的预言正是:我将生出比宙斯更强大的子女!/愚蠢的宙斯,你要知道,命运女神们的丝线就像蜘蛛网,越想逃脱,便抓得越紧,(诸神站到站位:帕讲台正中,赫、得第一排左灯下,三女神第二排灯下,围成60度三角形)/那一无所知地残害了自己的父亲,又杀害了自己母亲的君王,不就是个极好的例子?(忒提斯走到帕右方)/但现在,我只需专注于我的婚礼,无需再为前路担忧,因为帕琉斯的对众神的虔诚,便是我选他做夫婿的理由。(忒提斯站到帕右方)

第三幕:可怜的忒提斯婚礼被搅黄
第一节:三女神为金苹果的归属而大肆争吵
布景:人类英雄帕琉斯与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婚礼
灯光:第二排
(厄里斯潜入会场,将金苹果偷偷地放在离雅典娜最近的桌子上,随即离开)

雅典娜:哦!我的姐妹们,你们快来看哪!这不正是哪位通过了十二道考验的英雄历经千辛万苦才由天之柱边取来的金苹果吗?这是谁送来的贺礼?我要替涅柔斯之女忒提斯感谢她,她是如此的慷慨!

赫拉:让我来看看这举世无双的珍宝!(从雅手中取过金苹果)(阿佛洛狄忒走过来)

阿佛洛狄忒:仔细啊,神后,这稀世的宝物上被写了些什么!
赫拉:是的,你说的没错,这上面的确被写了些什么。让我看看—献给最美丽的女神!这定是献给我的,我要赞扬献礼之人的明目!

阿佛洛狄忒:赫拉,你在说什么呢?殊不见我才是美之女神吗?拥有此神衔的我,正是拥有着被我们共同的父亲所承认的世间无一的美貌之女神。因此,该感谢献礼之人的,是我!

雅典娜:我最年轻的姑祖母,你的美貌尽管动人,但却还少了智慧为你增光添彩!而我,不仅有绝世的美貌,更有绝世的智慧,这正是我的母亲墨提斯赐予我的,使我从宙斯的头颅被赫菲淮托斯打开的那一刻便拥有的宝藏!而我此刻对我的母亲更加感激了,因为她给予我的宝藏使我能够收下这金光璀璨的苹果!

赫拉:胡说八道!论智慧与美貌,难道我有任何一点及不上你吗?墨提斯的女儿,自负并不会使你变得更加美丽,更加富有智慧。因为一位真正富有智慧的神明,是不会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自负的。

第二节:三女神仍在争吵,得墨忒耳与赫斯缇雅窃窃私语
灯光:第一排靠窗

得墨忒耳:那三位女神所瞧不起的自负,现在正展露在她们身上,将她们的丑恶嘴脸一展无余。而她们引以为傲的美貌,我们不会比她们差一点儿!

阿佛洛狄忒:帕拉斯·雅典娜,你这是在作什么?你是在炫耀你浅薄的资历吗?真是可笑!

赫斯缇雅(望了阿一眼):你说的没错!她们作为我们的晚辈,却没有我们哪怕一份一毫的稳重。当她们为争吵失去了风度之时,便已失去她们的美丽、优雅、与智慧!

赫拉:阿佛洛说的没错,你不应与长辈争执,谦让长辈是一种美德。况且,并不是青春才是美,成熟与稳重,也是一种魅力。

得墨忒耳:瞧瞧她们!她们总在做自己批判着的事情,真是愚蠢又丑恶!金苹果哪,应颁给一直秉持优雅的灶火女神,克洛诺斯的长女,赫斯缇雅啊!

赫斯缇雅:你太抬举我了,我认为,她们既然说应尊重长辈,那何不如将金苹果献给我们的祖母盖亚呢?

雅典娜:哦,那好吧,将金苹果交给我,我要将她献给我的曾祖母!
阿佛洛狄忒:你!留下来!那年迈的终日为提坦们流泪的老妇又怎能及上我们的美貌,将金苹果放回桌上!

雅典娜(轻蔑地看了阿一眼):我早就说过:你的美貌中,并没有智慧的光辉!

得墨忒耳:你说的是没错的,赫拉不过想倚老卖老罢了,但阿佛洛狄忒可比她更年长!

阿佛洛狄忒:你个腮帮像气球一样的*!不要得寸进尺!

赫斯缇雅:唉!她们真是仗势欺人,又暴躁易怒。因为她们的争吵,没看到就连本应最光彩照人的新娘子也被吓得不敢多言了吗!

*雅典娜是长笛的发明者,当她吹奏长笛时,阿佛洛狄忒嘲笑了她因吸气鼓起的腮帮,恼怒的雅典娜将长笛扔下,并诅咒要吹奏此长笛之人。

第三节:宙斯提出解决办法,三女神暂时停战
灯光:第二、三排

(宙斯走了过来)
赫拉:哦,你终于来了。你要主持公道—这是你作为众神之王的职责!快告诉我,我是不是最美的、理应得到金苹果的女神!

宙斯(画外音(心想)):这个泼妇,又是在和那两位争吵!她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忒提斯!我可怜的女儿!她一生仅此一次的盛宴就这样被搅黄了!但我又不能因想要结束这场争吵而偏袒其中任何一位,因为若是这般,那另外两个定会将她们的怒火毫不犹豫地泼到我身上,我可不愿遭这罪!

宙斯:我的妻子,我的姑母,我的女儿,听我一言!

赫拉:你又是怎么了,难道你是觉得我不如她们美吗!

宙斯:赫拉,我并无此意。我无法作出裁决,并不是因为你不比她们美丽。要知道,河流边的柳树从不会觉得它所在土地之肥沃,这是因为它从未见过沙漠中的胡杨。同样的,我日日都看着你们这美丽的容颜,早已习以为常,又怎能作出分辨呢

赫拉:我便姑且相信你的辩词。说吧,你要提出什么建议?

宙斯:(松了一口气)我无法分辨你们的美貌,但是世间尚未见过如此容姿的凡人定能公平地作出裁决。因此我决定让特洛伊城被抛弃的英俊又潇洒王子帕里斯来裁决—他现在正在山坡上牧羊。

雅典娜:你说的是极好的,让赫耳墨斯带我们去吧。

阿佛洛狄忒:既然他是一位英俊潇洒的王子,那我也愿意听取他的意见。

(赫耳墨斯自前门上,接过金苹果,并带领三女神向前缓缓跑去,三女神略慢于赫耳墨斯)

第四幕:帕里斯作出裁决,另两位女神作出诅咒
灯光:第二排

帕里斯:啊,天空多么辽阔,多么晴朗,万里无云!今天必有个好运气!而这正是奥林匹斯众神的恩赐—我要感谢生养他们这慈悲心肠的奥林匹斯山!

(赫耳墨斯自后门上)

赫耳墨斯:你若想感谢每日向世间赐福的云端之上的众神,那现在便是你的机会!

帕里斯:这一定是一位使人尊敬的神明!告诉我吧!我该如何感谢众神的恩惠!

赫耳墨斯:这事很简单。你只需作出一个决断—尽管这是连宙斯也无法解决的难题。但宙斯认为,凭你的智慧、英俊,必能作出裁决,并哄得怒火最盛的那一位平息怒火。

帕里斯:这是多么的使人欢欣!我感到我此刻就像那些狂女一般,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不,我必须保持冷静—否则我该如何解决这难题!

赫耳墨斯:不,就让喜悦冲昏你的头脑吧,你无需克制你对众神的虔诚之心!而且这问题并不如你想的复杂—你只需在赫拉、雅典娜、阿佛洛狄忒三位女神中选出一位最美的,并将金苹果交予她。

(赫耳墨斯将金苹果交给帕里斯)
(赫耳墨斯下场到最后一排窗边,三女神自后门上)

阿佛洛狄忒:哦,英俊的小伙子,你一定就是我的哥哥宙斯所说的帕里斯!

雅典娜:阿佛洛,我们无须多言,因为赫耳墨斯的喻示必定早已使这聪慧的牧羊王子知晓了一切。来吧,帕里斯,告诉我,我们之中,是谁最美呢?是神后,泡沫的女儿,抑或是雅典的守护神?

帕里斯:美丽的智慧女神,请您原谅我的浅薄与无知,你们这我从未见过的美貌,使我本就因喜悦而昏沉的头脑更加无法保持理智了。你们一个个都是如此美丽!

赫拉:哦,可爱的男孩,你的心是何其虔诚!你对无论是阿佛洛,雅斯,抑或是我,都是如此的和善!因此作为奖励,我要让你统治世上最富有的国家!倘若你将金苹果献给我的话。

阿佛洛狄忒:可怜的小伙子,千万不要听从我的姐姐的建议!要知道一个最富有的国家,往往是没有最美丽的王后的。来,选择我吧!因为我会将这人世间最美丽的女人带给你!

赫拉:阿佛洛狄忒!这是谁借给你的胆子敢同我作对到如此地步?

阿佛洛狄忒:并不是谁借给了我胆子,而是事实本就如此。赫拉!乌拉诺斯的孙女,克洛诺斯的女儿,宙斯的妻子,我的侄媳!这是我作为你的长辈给你的忠告:你应直视你天天盯着宙斯的一举一动的妒妇嘴脸!

赫拉:那你又比我要好吗?要知道,你与阿瑞斯的那档子丑事被我们抓到时的那副丑态我至今历历在目!

阿佛洛狄忒:你是如此愚钝!竟将这种事讲与凡人听!

赫拉:比不得你!

雅典娜:帕里斯,你看看她们那幅丑态!这便是她们的本来面目—毫无端庄优雅与矜持!因此,你应将金苹果献给我!而我会让你的智慧在人世间无人可比肩!

阿佛洛狄忒:帕拉斯·雅典娜!你竟在背后说我们的坏话!小伙子,你可要知道,亚里士多德并不受姑娘们欢迎!

帕里斯:是的,爱与美的女神,你说的没错!我已想好了—我要将金苹果献与您!

赫拉:等着瞧吧,你这有眼无珠的东西!我要让你的国家陷入苦厄!
雅典娜:愚蠢的家伙,虚有其表!你一定会因你的愚蠢与好色失去生命!